当前位置:万卷吧 > 免费游戏下载 >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txt下载 加入书签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无弹窗 正文 555章 人间再无剑魔

    剑道成圣者的最后一剑,究竟有多强?

    以前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,李汝鱼和令狐亲眼目睹,甚至于整个东海剑魔城的人,都在这一日目睹了一道不属于人间的剑。

    当夫子取剑离去后,十余里外的小岛旁,海底中,剜目黑衣盘膝坐于白沙之间的男人,脸色第一次浮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自嘲。

    剑道求败数十年,本以为早已终身献于剑道,不曾想最后还是逃不过内心。

    自己……终究是赵室子弟。

    储养十余年的剑意,本是为最后的巅峰一战,自己也等到了那个人——夫子,放眼这一片天下,也只有夫子一人配得上这一剑之敌。

    李汝鱼?

    在这一剑下,春秋之剑也得迸散。

    黄裳?

    真以为写了《九阴》差点武道成圣就无敌了?

    黄裳终究只是个读书人,他写出《九阴》完全得益于编纂了《道藏》,哪怕是武道成圣,真正论杀力,大概也就风城主的层次。

    圣人也有高下之分。

    夫子来到东海取剑,独孤本可以出剑,逼迫夫子借剑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自己只出得了一剑。

    这一剑若是刺向夫子,那么就无法落向东土,这对于剑魔独孤而言,其实并不算什么——剑道第一,天下?

    从不在他心中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剑魔独孤知道自己做不到那么潇洒。

    这片天下无论怎么折腾,都是赵家人的事,如今东土和大凉接壤,先有陆地剑仙自泰山天梯而来,如今接壤之后,东土之人,岂能让大凉赵室在卧榻之畔酣睡。

    剑魔独孤没有出剑向夫子。

    他一生为剑,从没将自己当做是赵室子弟,赵室甚至也快遗忘了他这个比顺宗、赵飒、赵骊还要高一辈的王爷。

    那么今日,我剑魔独孤,便是赵室子弟。

    一生为剑而活。

    今日以一生之剑,为赵室江山而出。

    剑魔独孤出剑。

    那双自剜后空洞的眼眶里,闪耀着深渊一般的梦魇。

    剑意破海,冲天。

    偌大的东海海面,似乎被一张无比巨大的纸张,平平的压了下去,视线所及之处,海天之内,海面齐刷刷的下沉三尺。

    一瞬之间,整个东海,甚至连李汝鱼都听不见哪怕是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的世界,却如暴风雨前的最后宁静。

    又似黎民前的最后黑暗。

    极度的静谧之中,最终将爆发出大凉天下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一剑。

    仅一剑。

    而此刻,云霄之中,才有了唯一的声音,一道很轻很脆的声音,“诸天四海,圣人辟易。”

    河图洛书许成圣!

    然而端坐海底的剑魔独孤却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你许,我亦剑道成圣。

    你不许,我亦剑道成圣。

    差别仅在于自己出剑之后,为天下所尊还是为天下所讳而已。

    出剑,出剑,出剑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大音希声。

    剑魔独孤所坐海底畔的那一座小岛,没有丝毫征兆的,在极尽的庞大声音而导致的静谧之中,倏然间化作万千尘埃,又被海水所卷。

    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剑魔孤独身畔,海水倒卷冲天而起,一条十余米粗大的水龙,昂首峥嵘,从水面升腾而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    十余米粗大的水龙,长达千米,在东海之上发出清越剑吟。

    摆尾。

    向西而去。

    剑意如织,整个天地之间,都只剩下这道恢宏得无法形容的剑。

    剑圣之剑。

    一越千里,万里,直指西域沙漠尽头的东土。

    目睹这一幕的李汝鱼有些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令狐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一刻,才真正的见识到了剑道的深远——这就是剑道成圣者的最后一剑啊!

    汴河畔,直钩垂钓人睁眼看世间,眼眸之中只有那条水龙,最终只是喟叹了一句,道了一句圣人辟易而赴生死,吾亦不忍独安也。

    兵家圣人,将出草冢!

    对手是谁?

    草冢圣人的目光落向西方更西,笑了笑。

    活了六百多年的兵圣。

    百里春香!

    出身于大凉的百里春香,开创大燕王朝的燕太祖,如今在东土,却是大骊皇室的守护者,知道这个秘密的,即使在东土也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不巧的是,来到大凉的嫁衣女子,却是大成王朝九公主,她腹中那个鬼胎,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隐秘,于是女帝也便知道了——大骊的前身,本就是大隋。

    大隋皇室慕容氏,本是这对夫妇的后人!

    女帝知道这个隐秘后,面对兵家圣人百里春香,她亦不敢小觑,改元大定之后,便让一个叫闫擎的人来了一次汴河畔。

    草冢里直钩垂钓人便知道,自己和百里春香必有一战。

    阴兵之战!

    圣人庙,范姓庙祝抬头望了一眼从上空掠过的水龙,笑了笑,对身旁的道姑聂隐娘道:“还记得我有次去垂拱殿见君王,这位剑道圣人适时还穿着开裆裤,却已拿着一柄木剑追打着大内高手,为君王所不喜,这些年后,他终究还是姓回了赵。”

    心中无欲无求的道姑早已不是当年聂隐娘,闻言颔首:“此,即为剑魔之道。”

    世间无神仙。

    所谓圣人,也终究只是活得更久一点,能耐更大一点的人罢了。

    自然无魔。

    剑魔,也是个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活得不够鲜活,太过于自私,他的眼中只能看见剑,于是世人只看见他是剑魔,却不知道,他依然是赵室子弟。

    泰山之巅,满身尘埃,身上却隐隐有佛光的风城主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受玄奘佛法影响,风城主已有佛性。

    见状微笑,顺手一拈,手中便显一花,道:“放下屠刀,魔亦是佛。”

    东海之滨到临安的半途上,清风之中,夫子拉着李婉约显身,立于半空之中,望着水龙西去后,第一次在这片天下对人行礼。

    剑魔独孤,当受得我李太白一礼。

    李婉约双眸灵动,“这一剑后,他会死吧?”

    夫子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临安,垂拱殿里,女帝身旁站着雪娃娃张河洛,以及只看得见嫁衣和长发交织红黑光影的鬼胎,女帝笑了笑,对身后不远处的颖儿说道:“传宗正寺,赵室宗谱添东海王,讳固。”

    雪娃娃张河洛呢喃了一句,“你不追封一下他?”

    女帝犹豫了下,“交给赵祯罢。”

    待剑魔独孤这一剑落向东土,待夫子归来,再等来汴河畔的那位圣人,自己便要离开大凉,在这之前,只剩下一件事:擢升李汝鱼,使其有兼国之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赵祯身后那个隐藏着身份,如今得到白虎神将赵飒和安梨花之助的赵普,交给李汝鱼来对付好了——若连这也对付不了,他凭什么成为女帝之剑?

    还有一个隐患。

    如今依然在广西沿海溜达的那位一旦成圣谁也阻止不了的牧童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来临安?

    他若来临安,是支持李汝鱼还是支持赵普?

    女帝也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别说女帝,哪怕是整个东土加上大凉,几千年的历史中,也找不出一个人可以把握他的异人——真正的道家圣人。

    东海之滨,随着一剑西去,这一片海域的海水,凭空下降了一尺有余,一身黑衣剜目的剑魔独孤,浑身开始沁血。

    最终目光游荡,扫遍了天下。

    在生命的最后片刻,这位一生为剑,最后又为大凉而死的剑魔,依然在求败。

    但不再是执念。

    因为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:自己这一辈子,都不会败一次了。

    寂寞如雪,也很美。

    挺好。

    于是他轻声说了句:“父皇,我不愿意负了手中长剑,于是负了你,负了皇兄,也负了侄儿,本以为这一生也要负了赵室的千万里河山,然今日油尽灯枯之际,我对得起赵姓。”

    独孤大笑。

    我,剑魔,独孤,姓赵。

    名固。

    我若在,则这片天下固若金汤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衣男子,这位刚踏入剑道圣人的剑魔,肉身于刹那之间迸散,消融在漭漭东海水中,就此,守护着这片天下的东方海域。

    人间再无剑魔。

    天地悲鸣。

    那条剑圣最后一剑化作的水龙,此刻已在荒漠之中,掠向绝壁形成的长城,欲要越过守望之地,落下东土。

    惊醒了后被世人尊为迦楼罗的西域少年。

    水龙所向之地,是东土象征着皇权,象征着历史的神庙。

    大皇庙!

    水龙所过之处,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若剑落,则大黄庙必将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然而水龙此刻却发出悲鸣声。

    剑失其主。

    岂能不悲。

    然而整个东土,大骊、大徵、大成三大王朝,却在这一天,感受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来自大凉的恐惧!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无弹窗,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,方便阅读,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。
© 2018 万卷吧 www.wanjuanba.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