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卷吧 > 送彩金娱乐网站 > 求魔 求魔txt下载 加入书签

求魔无弹窗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72章 雷辰!(第二更)

    曾经……

    “苏铭,我蛮启成功了,哈哈,我可以修蛮了,我以后就是蛮士了,怎么样,我厉害不厉害。”

    曾经……

    “苏铭,你放心,以后谁欺负你,我帮你揍他!”

    曾经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以后我雷辰可是要成为族长的人,苏铭你要努力,你要成为蛮公,以后的乌山部就是我们两个的天下啦。”

    “北凌这个家伙太可恶了,苏铭,要不要我们今晚找个机会揍他一顿?不过估计打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铭……我觉得我好想是喜欢了一个人,就是白灵部落里的那个很壮很壮的女子,我觉得她真的很符合我的眼光,苏铭,你有没有在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苏铭,我累了,你别走那么快啊,我和你,你知不知道你采药时,隔壁的那个谁谁谁家里闹了火害,咦?你有没有在听啊,我和你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……

    “苏铭,我不回部落了……我要山的那一边,那里有邪蛮,我要让自己强大,我一定要强大起来,哪怕是付出再多的代价!”

    岁月里的声音,在这一刻,于苏铭的脑海中浮现,他看着那黑sè的蝴蝶,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会变么……”苏铭的心在这复杂中,怔怔的看着那黑sè的蝴蝶,他找到了桑相之地的故人,可却在三荒找不到他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,是儿时的伙伴,可以是苏铭人生中第一个挚友,那个喜欢絮叨,但却发誓以后可以保护自己的伙伴,那个始终以成为族长为目标的朋友,那个……珍惜二人的友情。一起长大的发小。

    可他,不是他。

    乌山中,最难忘的亲情,是阿公,最难忘的爱情,是白灵,最难忘的友情……是雷辰。

    千多年过,岁月的变迁,时光的流逝再也走不回从前,那儿时的伙伴已经成长到了陌生。只是心底的记忆,却始终埋在那里,不愿忘记。不愿舍弃,总是在默默无闻中将其找到,可却只有痕迹……只有痕迹。

    伴随着痕迹的,有那么几个记忆的光点,一个记载了邯山城中邯山链上。那凄厉痛苦的嘶吼,那一句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,你不可能是他,我亲将你埋葬,这……这不可能!!”

    还有一个光点内,鬼方部中的族公。寻找其部下一任鬼方的呢喃与画面,成为了那个记忆中的点,永恒的闪烁。

    直至最后一个点。那是在燃香阵中,天机的一幕里,苏铭看到的,那脸上带着愧疚,已经死的他。

    沉默。似乎除了沉默,苏铭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复杂与苦涩。一切的一切,仿佛都印证了千多年前,乌山下的雪地上,两个孩童奔跑时,彼此偶然谈起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会变么?”

    这话题在当时对两个孩童而言,太沉重了,沉重到他们只是偶尔想起,即便是思索了,也只是浅淡,因为他们不懂未来,因为他们不懂前方迷雾中的两条路,一生还会有几次交错,交错时是并驾齐驱,还是……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“我不愿与你为敌,你的敌人……不是我,他已经在途中。”苏铭在沉默,那黑sè的蝴蝶又何尝不是在沉默,许久之后,从这蝴蝶内传出了依旧是蕴含了复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或许,身为此界桑子的他,知晓的事情要超出旁人,他知晓三荒的存在,知晓在那边有另一个自己,亦或者是那另一个自己的无形改变,他对苏铭……有着外人不知晓多少的记忆。

    总之,他生意内的复杂,苏铭可以感受,他也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沉默中,这蝴蝶双翅一扇,卷着玉帝渐渐远……

    “雷辰……”苏铭喃喃。

    远处的蝴蝶没有停顿,渐渐似要消失在虚无中。

    “雷辰!!”苏铭猛的抬头,声音如雷霆般回旋,着他儿时好友的名字,着那他在乌山最难忘的友情。

    黑sè的蝴蝶,在即将融入虚无时,猛的一顿……

    “当年你问我,我们会变么,我的回答是……不会!你那个时候没有回答,现在,你能告诉我你的答案么。”苏铭看着那蝴蝶,那是他的友情,他这一生第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沉默,黑sè的蝴蝶许久没有话,直至过了约莫十多息的时间后,他依旧没有开口,而是融入到了虚无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苏铭低下头,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悲伤,他明明知道对方不是他,可却还是问了,因为他在意,他在意那始终寻找不到的雷辰,那个他这一生的发小。

    这是友情,与亲情不同,因为若这世间有一种情恒古不变,那一定是亲情,故而友情没有亲情纯酿,但在某些时候的挥发,却是可以与亲情一样。

    它与爱情不同,不需要朝朝暮暮,可在你需要的时候,友情的存在,却是比爱情更要让人觉得一生……足矣。

    友情,是那个儿时一起玩着泥巴,一起奔跑,一起玩耍,一起看着rì出rì落的身影,能在你不开心的时候,向你絮叨着,希望你能开心的人。

    那个你可以锤着对方的胸口,大笑拥抱的人,那个……值得你一辈子,可以用生命记住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友情,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越来越沉淀,直至晚年时,一起和你着曾经年少的狂言,甚至一起吹着牛皮的伙伴。

    苏铭默默的抬起头,看着虚无,许久之后轻叹一声,他始终在回避天机里看到的雷辰,那带着深深愧疚的目光,他不愿多想,甚至不愿思索原因,一如他当年不愿思索明明已经猜到的,有关苏轩衣的事情,一如他曾经不愿面对,已经明悟的来自白灵的情变。

    苏铭,重情。

    他可以为了情,颠覆世界。他可以为了当年的故交钱辰,抹杀一个真界,他不是一个好人,也不是一个正道之人,他有些时候如小人,有些时候过于狡诈,但他,可以为了情,付出所有。

    作为苏铭的敌人,需要面临生死的降临。而作为他的朋友,苏铭是一个可以让人将背后交给他,可以让人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亲情。友情,爱情,人生的三种情,每一份,都是苏铭用生命珍惜的。

    苏铭沉默。坐在虚无星空中,闭上了眼,他内心的孤独,外人看不到,感受不清,因为看到的只是他的冷血。看到的只是他的杀戮,这冷血与杀戮掩盖了苏铭内心对于情的在意与执着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直至不知过了多久。苏铭抬起头,看到了远处的星空中,他等待至今,终于等来的……那个人。

    紫sè的蝴蝶,磅礴无尽。十大悼亡之魂,如翅膀铺展。衬托出正前方的一个青年,以及这青年目中的执着与杀机。

    这是,宿命的一刻!

    “当你知道你是你的时候,你不是你……

    但你不知道你是你的时候,你才是你……”苏铭喃喃间,压下了内心的苦涩,点燃了目中的战火,与那来临的另一个自己,隔着星空,目光对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罡天真界,星空中黑sè的蝴蝶卷着玉帝,出现在了距离那金sè的庞大星辰不愿的一颗陨石上,这陨石漂浮在虚无,按照某种轨迹的运转,在其上有一间看起来很普通的屋舍。

    在这屋舍处,黑sè的蝴蝶消失,化作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,这男子看不清样子,但他的身体很魁梧,他默默的站在那里,抬头看着虚无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其身后,玉帝擦嘴角的鲜血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桑子大人,他不是赢乡真界的桑子……他是谁?”许久,玉帝迟疑了一下,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故人,准确的,是曾经的另一个我的故人。”半晌之后,穿着黑袍的桑子,沙哑的喃喃。

    玉帝似再要些什么,但却迟疑了一下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帮你,而是……此人不是我可以出,因为有资格对他出的人,只有如今已经到了赢乡的他。

    你回吧,安心修行,玉宫一脉的折损,我会帮你弥补……”穿着黑袍的桑子,摇了摇头,淡淡话语间转身,走向屋舍。

    玉帝在旁默默一拜,神sè内有些复杂,更有劫后余生的心悸之意,在罡天真界的桑子回到了屋舍后,他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屋舍内,此界的这位桑子,摘下了盖住了头的衣袍,露出了一张中年模样的面孔,那面孔上带着沧桑,与苏铭记忆里的雷辰,多了不少岁月的痕迹,但依稀还是可以看出,他……正是雷辰。

    默默的盘膝坐下,他神sè内露出一抹复杂,轻叹一声,神sè内隐隐露出一抹愧疚,若是苏铭在这里,若他能看到这愧疚,那么他必定立刻就能认出,他在天机里看到的雷辰……正是此人!

    “父亲,苏铭……来到了这里。”雷辰默默的抬起右,虚空一抓之下,立刻他的中多出了一枚黑白交错的玉简,如yīn阳融合,完美的凝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可以贯穿桑相与三荒的……传音玉简。

    默默地看着玉简,雷辰神sè内露出一抹挣扎,最终化作了果断,他没有传音出,而是……将这玉简重新收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,会变么……”雷辰喃喃,神sè出现了茫然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连续好多天了,容耳根休息下躺会儿,第三更会晚一些,请大家心疼一下耳根这把不算老可也老了的老骨头吧……

    jīng彩推荐: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
求魔无弹窗,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,方便阅读,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。
© 2018 万卷吧 www.wanjuanba.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博评网